萝北国国王

一个温柔的木兰和怂气的轲妹

ooc警告


阿轲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到这种境界,她觉得这可比在秦国被举国通缉要丢脸多了,那好歹是刺杀秦王未遂的罪名,她现在只是想在秦军追来大唐边境前趁着花木兰生辰偷偷看她一眼,居然搞得堂堂荆家刺客狼狈不堪的在拥挤的街道上逃窜着。长城的气候向来是无比干燥的,因人群来来往往而扬起的黄沙刺得她眼角发酸,扯紧了斗篷,步伐倒是不敢放慢,她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人。

一个急转窜入了一条小巷,大致估算了一下巷末石墙的高度,阿轲还是很有自信能轻松翻越的。身后一把粉色利刃割开了她耳边的空气,直直插入了有些破败的墙面,微微颤动的剑柄不难看出掷剑人的力道。阿轲全身微不可观地颤了颤。

“荆轲,你转过来。”

荆轲…她是多久不曾这样喊过自己了,阿轲自知理亏,强撑着酸软的身体僵硬且别扭地转过了身。她只看了巷口的女人一眼便匆匆撤开了目光,她从来没见过脸色这么差的花木兰,那个脸上整天都能见到笑容的女子现在阴沉着脸看着她,虽然背着光,但她眼睛里的情绪阿轲看得清楚只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决绝…还是狠辣…花木兰的视线打量着心悸的刺客,她紧咬着牙,流畅的下颚线绷得厉害,双手死死地握着拳,好像指甲刺进的掌心不是自己的一样。

花木兰一步步地逼近眼前的黑发女子,就像一只饿了许久的野兽遇上一只落单的猎物,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阿轲觉得自己的腿肚子越发无力了,颤巍巍地退了一步,由于无路可退手臂只得贴在石墙上,可以说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处在如此境界了。

“花木兰…你骂我,打我都行,求你别这样,我…”

她那句“我怕”还没说完就陷入了那个她思念的熟悉的怀抱,花木兰抱她抱得很紧,那种生怕她再消失不见恨不得将她揉入骨血的力道。两人相拥无言,粉发女子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瘦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酸涩感席卷了阿轲,仅仅三个字直接打破了她所有防线,一种名为愧疚的情绪铺天盖地地淹没了她,原本悬在半空的手也抓紧了粉发女子的衣角,明明指节已经发白,阿轲还是觉得自己使不上劲,那种笼罩在全身的窒息感就算花木兰松了手上的力度也没有减少丝毫。

明明不辞而别突然消失的是她
明明破坏了最初的约定的是她
明明仓惶逃跑不愿面对的是她

这女人为什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阿轲沉沉地把头埋在花木兰颈间,将军身上淡淡的花香此刻让逃亡数月的刺客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无比心安。还好她还在,还好她还爱她。粉发将军松开了全身无力的小刺客,看着黑发女子雾气朦胧的眸子闷闷地开了口。

“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

本来已经消散得差不多的酸涩又将阿轲压得透不过气,她…真的就不觉得是自己有错吗,鼻尖眼角都已经酸苦难耐,她真的快忍不住了。花木兰唇上一软,阿轲温柔地辗转碾压了一番,摸着女子的脸用厚重的鼻音道了句。

“你个傻瓜。”

两行泪珠应声而下,将军轻柔地吻去了咸苦的液体,摸了摸矮她半头的刺客的黑发。

“走,我们回家。”

本来在街上采购的好好的一行人,因为队长突然的离去有些发懵,他们也不知道明明是自己生辰却突然一脸阴沉离去的队长怎么了,花木兰的一句不要跟来也只得让他们原地候命,但是看到自家队长牵着那黑发女子回来的时候,一切明了。

“阿轲姐!”

赤发的狼耳少年最为激动,若不是自家兄长拉着是必要扑上去给女人一个熊抱了。

“阿轲姐,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队长她…唔!”

花木兰一个箭步上去捂住了吐不出象牙的玄策,发红的耳尖暴露了不少有趣的事,阿轲觉得今晚有必要让这家伙如实招来。

“嗯?怎么样呢?”
“没…没怎么样,今天我生辰呢,回家回家。”

看着耳朵红透的女人和狼耳少年在前方打闹,身材魁梧的男人招了招手示意她跟上,银发男子则是上来询问她今晚有什么想吃的。

是啊,她有家了。

就是小刺客不辞而别去秦国刺秦未遂,跑到大唐边境想趁着花将军生辰看她一眼然后直接被抓包的故事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