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你这小老妹是怎么一回事啊?〔带娃沙雕脑洞〕

设定大部分还是失忆梗的设定,木兰改成猎龙者的皮(我爱猎龙者!
轲妹带娃
ooc警告,这就是篇沙雕文
戏精刺客x暴躁老妹

本是规模可观的小镇此刻皆是残垣败瓦,破败的街道上了无人烟,东倒西歪的柱子和碎石却遍地都是,更远些的村落的村民告诉荆轲,这地儿是招了天劫,被龙给毁了的。

荆轲没当面就不给人家台阶下,出了那个村后才嗤笑出声,说村民封建迷信,和她同行的高长恭却幽幽地说不一定呢,传闻中那猎龙世家不就在这块吗?荆轲用手胡乱圈了块地,你又知道了?那你说说“这块”是有多大啊?高长恭不搭理她了,黑发刺客看起来有点小得意。

四处打量了一下,荆轲用胳膊肘戳了戳高长恭,调笑道“诶你看着龙脾气还真大。”

男人赏了她一个白眼“赶紧到处看看去,太后叫我们顺路来这搜刮点东西,估计是又缺钱了。”

他俩进了处看起来有点家底的宅子,荆轲被扬起的灰尘弄得咳了几下后,她才把面具带上,她发誓她绝对听到了高长恭幸灾乐祸的笑。

“这是最后一家,搜完就回去。”两个刺客站在一座勉强还能看出房子样的破房子前,看起来有点钱的地方他们都搜过了,这是最后一座。

荆轲使唤高长恭把堵在入口的石头搬开,不同于先前几家的碎石,这些石头几乎都是壮年男子能搬动的极限了,好像是有人刻意把这堵死的,是不想让什么人进去…还是不想让什么人出来。

高长恭最后干脆用内力把石头给震碎了,两个精英刺客一踏入正厅就同时捕捉到了楼上的动静,二人对视了一眼,高长恭打了个手势示意荆轲一人一边上去堵楼上的家伙,荆轲点头,都施了秘术向楼上潜去。

两人环顾了几圈无果,窗户都合着,那东西绝对还在,荆轲的秘术先失了效果。

她看到了一处突兀的过高的木板,发出声响的东西应该就在那后面,她本想让还隐着身形的高长恭上去瞧瞧,一回头就发现已经现了形的男人。

荆轲给了他一个“你搞什么鬼”的眼神后一把利刃划破寂静的空气,直逼高长恭面门,男人侧身堪堪躲过,因为剑刃离得太近他的脸侧被剑气划了一道小口,荆轲的重点却是:好剑!

荆轲愣神的这一下高长恭已经闪身到了那人面前,掐着她的脖子一把把人给提了起来,出乎意料的轻。

“高长恭!就是个孩子!”荆轲连忙阻止,小孩满是尘土的脸已经涨红,她死死盯着掌控着她生死的男人,两条短腿还在不服输扑腾,布着血丝的眼睛里大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高长恭把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孩扔回地上,心疼地用指尖逝去了侧脸渗出的血珠,“都叫你用包全脸的面具了吧,这下心疼了?”

荆轲走到半瘫坐在地上正大口喘气的小孩面前蹲下,她还贴心地把骇人的凶兽面具收了起来,小娃娃的眼睛很亮,里面是戾气和猜疑,那是为了隐藏更深处的恐惧,她两手紧紧握着石子的细节暴露了她。

荆轲看着这只小小的困兽,想起了十来年前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只不过那个气场强大的高挑女人没有蹲下,只是用身形投下一片阴影,正好够包裹住瘦弱的女孩,她说:“想活着报仇,就跟我走吧。”

荆轲挠了挠头,觉得她当时没被太后吓到真是心理素质强大,但这小鬼不一定有她那么过人的素质啊,还是用柔和一点的方法吧。

刺客说做就做,两手一叉腰,关切又不失威严地问:“小老弟,你是怎么一回事啊?”荆轲要是知道后来这句话会被这两人笑那么久,她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小孩眼皮跳了跳,荆轲心中感叹,这样都吓到了啊…这小鬼不行。

小孩戾气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荆轲,开口

“你是不是有病?”

荆轲腿肚子一抽,差点一屁股坐下,她甚至能听到高长恭的叹气声!尴尬地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啊…没,没看出来你是女孩…”行吧,这小孩比自己镇定多了。

荆轲还欲开口挽回点面子,整座宅子忽地一震,两个刺客都懵了一下,但小孩瞳孔猛地一缩,黑乎乎的小手拽住了荆轲的衣服,眼里的恐惧明显了几分“带我走!不然你们都会死!”

两位刺客面面相觑,宅子又震了一下,弧度明显比之前来得大,好像什么东西靠得更近了些。

小孩跑到一旁捡起了方才的短刃,荆轲才注意到她腰上还别这一把一模一样的短刃,小小年纪还玩双刀啊。小孩又是一整翻翻找找,最后背出了一把与她身形相比起过大了的重剑。

自来熟地绕到高长恭身后,伸出双手“背我,然后往你们来的方向跑,不要回头。”

高长恭长眉一挑正欲发作被荆轲打住“听她的,先走再说。”男人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认命地蹲下背女孩,站起来的时候嘴角一抽,这重剑…

他们在遇到的第三个客栈才落了脚,高长恭灌了一壶茶水后好像才缓过来。

荆轲打发小二去烧水,女孩这整个人都是黑乎乎的,真是难为高长恭了。

“剑放一放,你先去洗澡。”荆轲轻声想让女孩卸下重得不想活的剑,却被女孩稚嫩的手腕擒住手腕,一副“我很厉害才不听你的”意思,刺客叹了口气,反手直接把女孩给提上了楼。

后来高长恭也上来了,两个举世闻名的刺客现在就一边一个的站着给一小姑娘守门,一个叉着腰一个抱着手,路过的人总是想看又不敢多看的诡异面相。

“小鬼,你叫什么啊?”
“花木兰。”

小孩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男人惊诧地回了一下头,压低声音道“还记不记得我说的那个猎龙世家,好像的确姓花。”

女人微微扭头挑起眉毛,眼睛似乎刻意地眨了眨“那我们把她带回去,养大了再放出去抓龙,龙应该挺值钱吧?”

两人一拍即合,敲定了这次拐卖孩子的勾当。会去当见不得光的刺客的人大多都是走投无路之人,或是死了全家但是有点天赋的孩子,既然荆轲会觉得花木兰和她过往相像,高长恭亦是。

花木兰干净了后还是人模狗样的,虽然那双涉世不深大眼睛里装满了十分违和的防备,也不影响女孩的长相,反倒显得有些英气逼人,就是…

“你怎么小小年纪就长了一头白毛啊?”

荆轲还毫不介意地上手拍了拍湿漉漉的白色脑袋,被花木兰仰着头狠狠瞪了一眼。

三个人围坐在桌旁,两个大人大有一副审问犯人的意思,女孩则是沉着脸回答他们的问题。

“你说要是我们不带上你,我们都会死是什么意思?”

“那几下的震动…是龙,如果你们不带我走,我就会死,然后我就会化成阴邪厉鬼缠死你们。”

荆轲“啧啧”了几声,戏很多地想这小鬼居然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恶毒话,前途不可限量啊。

“真有龙啊?”荆轲还是不太相信的问了一句。

高长恭倒是接受的很快继续问道“既然你们那有龙,你之前怎么没死?”

花木兰直接忽视了荆轲的问题,这种问题对她来说就像问荆轲「你杀过人吗?」一样弱智。

“银发,代表了我是猎龙者,花家世代的族长,龙总归会有点避讳我的,我家的宅子处处也刻有禁制,但是花家猎龙一派早已落没,我父亲只是普通人,那几把龙晶刃本是当做传家宝供起来的,龙来袭后,靠山的人家先遭了殃,慢慢波及,后来不知是谁散布了是因为我祖上猎龙招来的灾祸的谣言,他们就闯入我家,杀了我父母,破坏了禁制,还把我封死在那处破败房子里,美其名曰「献祭」”

花木兰在说到父母被杀时眼里也没有什么波澜,荆轲不禁怀疑这娃儿脑子是不是缺根筋,小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后来那龙应该是把我留到了最后,要是没遇到你们,我不是饿死就是被龙吃了。”

身世悲惨,父母双亡,身手不错,感情迟钝。这小鬼天生就是为了刺客而生的吧,刺客互相对视了一眼,荆轲开口“你跟我们走吧,喂你饭吃,给你地方住,还教你武功,划算吧?”

女孩狡锐的目光扫了扫二人“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去哪?”

荆轲轻轻笑了笑

“长安。”

大唐之都,方舟长安。是整片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自然也有不少的“市井小民”。

是夜,长乐坊的门被敲响,清脆的声音在夜里吓跑了只老猫。里面的人问了句是谁,是声好听的女声。

外面的人清了清嗓子,提着声音喊了句

“我是你爹!”

门开了,荆轲真的不知道这种缺德暗号是谁想出来的。

半施粉黛的女人风情万种地倚靠在门框上,清纯和成熟在她身上完美结合,听了声音貂蝉便知道是这俩面具侠。一句小阿轲还未出口,他俩中间就钻出个小白脑袋,八面玲珑的舞姬愣了愣,杏眸在刺客们的脸上转了又转,才艰难开口“这…你俩…恭喜?”

“去你的。”荆轲把舞姬没个正形的歪脑袋摁回屋内,同时还附赠了一个白眼。刺客带着花木兰进屋坐下,貂蝉站稳后扭头就对楼上喊了句“露娜!小阿轲领回来个娃!”

先冒出来的却是一对兔耳,一个半魔种女孩,花木兰好奇的目光跟随着兔耳的弧度,她第一次见半魔种,她还以为会是长相狰狞的半兽人之类的,没想到生得如此好看。

“阿轲姐可以啊!这娃娃长得真像长恭哥。”

荆轲面露不善地指着公孙离“你再说一次我绝对把你耳朵割下来。”

高长恭也接了一句“一只挂我门上,一只摆她床前。”

那女孩悻悻地吐了吐舌,缩着耳朵去挽另一个清冷女人的手。

“荆轲你…”黑发刺客脸色十分难看的抽了兵刃指着那个额间画有血纹的男人,他手掌上方还凌空悬浮着一个…球球?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花木兰把目光从兔耳女孩身上收回来后想着。

“你再说我就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刺客抽着嘴角,完全就是一副菜市口前小混混的嘴脸。

那男人细眉一挑,顿了一下说“明天阴天,不出太阳。”

花木兰毕竟还是小孩心性,再加上她自来熟,大有一副抬杠的意思问道“你怎么知道?”

荆轲收起了兵器,在男人开口前打断他“他就一死算命的,别理他。”她可不想听明世隐又开始故作高深地扯什么天啊地啊的了。

男人小声嘀咕了一句“给女帝算过呢”也就不再说话。

跟舞姬腻歪了一会儿的剑客开了口,说到了重点“所以,阿轲啊,你这娃到底是跟谁生的?”

荆轲已经无力反驳,重重地发出一声叹息,那是她灵魂枯竭的声音,干脆破罐子破摔,一把揽过花木兰,对露娜挤眉弄眼试图滴出那么几滴眼泪“你看看这头白毛和你像不像!你真不打算认她吗!负心汉!”

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她边上的女人先搭了戏,演技比荆轲好点,眨吧眨吧杏眼还真有了几分眼泪的意思,两只手捂着嘴,发出一声类似抽泣的声音“露娜你…”

兔耳少女也一脚踏入这这趟浑水,在半夜里就这么闹开了,花木兰一边试图挣脱箍着她正飙戏的刺客,一边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希望不多的未来,她这是上了什么贼船!?

我先发一篇看看,不知道这种沙雕文有没人爱看
主要是想写长乐坊一群没正经的带娃日常,至于娃的来历我就瞎扯了
填坑缓慢,慎入!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