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我觉得我妈可能喜欢你妈??

双带娃,芈月带阿轲,武则天带花木兰
不是亲生
双cp

“你好,是荆轲家长吗?荆轲在学校打架,麻烦过来一趟好吗?”

高中新生入学不到一个月,芈月就接到了自家闺女班主任的电话,打架闹事?荆轲终于有点像她的地方了。

芈月当然不是自豪女儿打架这一事,只是自从四年前她把荆轲从孤儿院领回来,这孩子就超前的成熟,班上第四的成绩,英语课代表,从没耍过孩子脾气,青春期这玩意在荆轲身上根本得不到任何体现,终于,荆轲干了件在高中应该干的事儿了,她这叫欣慰。

芈月到学校的时候,荆轲和另一个女生互相臭着脸并列站在办公室门外。

那女生一头黄毛,还高了荆轲小半个头,芈月还未走近突然反应过来,别是荆轲被打了?!

走近了才知道她低估她家小妮子,那个金发女孩脸上的一块淤青明显得吓人,荆轲倒还有点不耐烦的意思。

她抱歉地冲那女生笑了笑,领着荆轲进了办公室。

貂蝉告诉武则天班主任打电话说花木兰打架的时候她眉头都没皱一下,道了句知道了我会去后还沉着气开了个十五分钟的小会才驱车去往花木兰的学校,不忘捎上貂蝉因为花木兰学校附近可以买到展示用的材料。

武则天创业初有个合伙人,单亲带着个孩子,日子比她难过些,就快要熬出头时,出了车祸,孤零零留个孩子,武则天责无旁贷地把八岁的花木兰接了回去,当时乖巧巧的孩子,莫名就给养歪了。

抽烟喝酒打架烫头,这些花木兰在初中就已经玩出花儿了,就这样还能给她好死不死蒙上高中,体育特长有时候真挺重要的,现在就顶头黄毛打棒球,武则天一直不明白这队长花木兰是怎么混上去的。

她远远的就看到花木兰垂着脑袋孤零零地站着,跟她打架的别是已经抬走了?

等到武则天看到女孩脸上的淤青和那委屈巴巴看向她的眼神时,雷打不变面瘫脸的武则天惊诧地挑了挑眉,她真的想知道谁这么有本事让花木兰挨了一拳后还能乖乖在这站着而不是操刀砍到他家楼下。

然而推门看到的跟武则天期待的一点都不一样,她的对头公司老板芈月正翘着二郎腿笑吟吟地看向她,神采飞扬,还附赠了一个完全没必要媚眼“呦!好巧啊武曌?”甜腻得发颤的尾音让武则天想直接给她一拳。

“所以,你掐了阿轲的脸,然后她给了你一拳?”
“不是…掐她…”
“花木兰。”

芈月涂着黑指甲油的手指在两个女孩间转了转,她也搞懂了,荆轲那有点过分的敏感导致了这场闹剧,打了对方一拳后还该死地给班主任抓住了,刚好开学初,杀鸡儆猴。

反正芈月觉得掐个脸真的不太至于,说实话她高中的时候都不知道亲过多少女孩了,但并不都是接吻!

花木兰想解释,虽然她的确是…掐了荆轲的脸,手感其实还出乎意料的好,但对叫家长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的她还是习惯性的开口辩解,然后就直接被武则天打断,武则天今天在公司肯定没事干闲的慌!以前都是她那个漂亮而且人很好的秘书貂蝉小姐姐来的!

其实被打的明明是花木兰,武则天还一副她家女儿做错了事的样子,芈月看不下去了,拍了拍荆轲的肩膀“看起来就是小孩子的玩笑,但是阿轲啊,你既然是打人的就道个歉,然后就能皆大欢喜各回各家了。”

向来听话的荆轲却别扭的移开了头,不能再了解荆轲的芈月明白这动作是荆轲非常抗拒某件事的表现,她刻意瞪着眼睛朝武曌露出了个无奈为难的表情。

武则天只是瞥了花木兰一眼,看起来纨绔的不行的女孩马上乖乖接话“不不,是我有错在先,不怪阿轲。”

原本别着头的黑发女孩猛地回头,目光凶得一批“不许,叫我,阿轲。”

芈月暗戳戳地揪了揪荆轲的衣服,示意她好歹装一装和好如初的样子,武则天看不下去翻了个白眼拎着花木兰出了办公室,班主任夹在两个气场过盛尤其是武则天的两个妈妈中间一句话也插不上,她对于以后叫花木兰家长真的会三思的更久些。

露娜还在想着刚才那个把车钥匙锁在车里的女孩,一头深棕发绑了个复杂的发式,她的车就停在露娜左前方,看她一副冒冒失失的样子那辆豪车应该不是她的,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商业交流会上见过。

芈月替荆轲开了门,露娜看起来完全没有从驾驶座上动过,沉默寡言还很能干,不像武则天的那个秘书,刚还看到她一脸生无可恋地靠在车门上,按芈月的经验,应该是把武则天的车钥匙锁里面了。

“诶阿轲,你说你打了人家,我们是不是该请人家吃个饭赔个礼啊?”

芈月从来没有这么好心,而且她也懂荆轲的性子,给她一拳算轻了,记得芈月第一次掐她脸,荆轲整整五天没理她,她还是她的监护人!

女孩斜了她一眼,认命加无奈似的开口“你又想干嘛?”

芈月脑袋歪歪,手指卷曲绕着黑发“能不能把你妈想好点,我难道是想借自己的孩子去勾搭对家公司老板吗?”

荆轲和露娜同时笑出声,然后荆轲被掐了脸,露娜的座椅后边挨了一脚踹。

武则天看着貂蝉泪眼汪汪的样子实在没法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明白以后出来得带狄仁杰。

貂蝉在出租车上听了花木兰的诉苦,说哪知道那女孩那么刚,她那一拳都挨懵了。

貂蝉笑得气短,第一次看小霸王这么吃瘪,八卦满满地问她是不是喜欢那个叫荆轲的女孩,花木兰居然红了脸没说话,小秘书笑得更大声了。

武则天挑起了眉峰,抿着薄唇,她要把这两个动作同时用上时就真的是很不可置信了“你认真的?芈月的女儿?”

在花木兰怯怯地瞄了她一眼后,武则天重重地叹了口气,她是真的不想和芈月私下又扯上什么关系。

那个沙雕带娃随缘更新,这个沙雕带娃估计也是随缘hhhh

评论(7)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