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混蛋家伙!你家的猫这样打的啊!?

水晶猎龙者x暗影猫妖
有私设,可能ooc

“哇塞!悬赏榜第二的猫妖被揭走了。”
“这年头还有人打它的主意啊?那猫妖血虽然有疗伤的奇效,但是去的人不都没一个回来的。”
“水晶猎龙者揭的呗,估计是那女人找不到排第一的白龙才退而求其次换成了猫妖。”

两个一脸震惊的壮汉看向了带着面具的男子,男子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

“不信?那女人昨天还跟我嚷嚷说别趁她抓猫妖的时候打白龙的主意,就她那跟疯子一样的找法都找不到,还怕我抢。”
“也是,怕是只有猎龙者这个不要命的敢去找暗影猫妖的麻烦。”

他们口中那个不要命的女人此刻正手握重剑环顾着幽暗的树林,唯一没被龙甲覆盖裸露出来的后腰被几条细长的抓痕贯穿,破坏了原本光洁的美感,花木兰后来清理伤口的时候觉得是要在腰上也加一层防护了。此刻却还是饶有兴趣地笑着,倒是真有点不要命的样子。猛地回头,却只看见一撇黑影掠过,怪不得只排在小白龙后面而且和青丘狐妖并列,自己才仅仅与它正面交锋了两次,能伤到的后腰已经被它抓伤成这样,它却可以说是未伤分毫。猎龙者的欲望愈加膨胀,那种想要占有这只妖兽的欲望。

紧握着重剑,短暂蓄力后却突然调转向身后砍出厚重的一剑。阿轲根本没想到这猎人会没有任何征兆地转向身后,虽然及时收住了自己的动作不至于被那一剑砍到,但凌厉的剑气还是击在了自己的腰腹,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树上,本就因为发情期而酸软的腰腹此刻更是用不上力,背靠着树瘫坐下来。

训练有素的猎龙者怎会给猫妖喘息的机会,迅速抽出短刃掷向猫妖,在高温的龙炎中铸成的水晶兵刃准确地没入猫妖的小腹将它控制在了树上。阿轲只是闷哼一声就准备拔剑逃走,剑柄上的温度却把她烫了个激灵,差点忘了这是在龙炎中锻造出来的兵器,自己怎么拔,该死…今天怕是要栽在这了。要是这猎龙者晚一天来,她的发情期就算过去了,又怎么会因为区区剑气就瘫软成这样。

在阿轲还在后悔刚才太过自信没有跑路之际,花木兰已经收起重剑满脸堆笑地走到了跟前,龙甲拼接而成的高脚靴毫不留情地踩住了猫妖因不安而摆动的尾巴。尖锐的痛感至被踩在脚下的尾巴刺过脊椎直冲大脑,阿轲紧咬着牙才没让自己的呜咽传出,“混蛋…”面色惨白却依旧要强地吐出一句自认为很有威慑力的话。花木兰想的却是如果用后跟刺穿这小猫咪的尾巴,她还会不会有力气骂自己。伸出手想要撩开她因为汗水而粘在脸颊上的黑发,却在触碰到发丝的刹那被猫妖拍开,手上也多了五道血痕。

“我警告你最好别碰我。”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两只手分别抓着手腕和摁着肩膀,毫不费力地就把猫妖那只不安分的手给扭至脱臼。看着猫妖越发苍白的脸,花木兰嘴角玩味地勾了勾,猛地掐住了猫妖纤细的脖颈,看着小猫因为自己逐渐加大力度的手而微微发红的脸才悠悠开口“你叫什么?”窒息感侵蚀着阿轲的神经,不敢再跟猎人较劲,沙哑着嗓子给了答案。

“荆轲…”
“你在发情,荆轲…”

猎龙者松开了掐着她脖子的手,没给她多少喘息的机会就毫无预兆地欺身覆上了她的唇。猎龙者向来不是磨蹭的性子,软舌迅速地钻进猫妖的嘴里,极具侵略性地搅动起来,剥夺着猫妖所剩无几的氧气。阿轲想咬下去的,但是因为发情期极易就被勾起的情欲却在肆意膨胀,原本幻化出的兽齿也被花木兰舔得软软地变了回去,涨红的脸和眼眶中溢出的生理盐水也让她本就妩媚的脸更加诱人,由于猎龙者猛烈的攻势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也顺着嘴角流下,显得无比色情。唇舌交接中插在腹部的短刃也被拔了出来,直到阿轲大力推搡着身上人的肩花木兰才算是放开了她。

“捉迷藏玩够了,乖乖做姐的新宠物吧。”

猎龙者沙哑的嗓音还有些未退去的情欲,凑在她耳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这种羞耻感爆棚的话,扑撒在她耳朵上的热气又让她浑身一软。

“你做梦…”

阿轲显然为从刚才激烈的吻中完全恢复过来,胸口的起伏还有些大,水润微肿的红唇配上氤氲着满满水汽的红眸完全就是一副妖精样。而花木兰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里,她盯着妖猫腹部的伤口喃喃笑道“居然已经不流血了,妖猫血当真这么神奇,搞得我都想杀你放血了。”阿轲听到放血一词浑身一颤,原本蓄在红眸中的泪水此刻却是直接滚落。花木兰没见过被抽血致死的猫妖是什么样子,这句话也只是随口的一个玩笑,可阿轲见过,兄长萎缩干瘪的尸体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猫妖也是因为这所谓的疗伤血被屠得濒临灭族…

神经再大条的猎龙者也注意到了猫妖颤抖的身子,以为是脱臼的手臂作痛她便给她接了回去,但是猫妖发颤的身体和滚落的泪水完全没有要停下来了意思,猎龙者蹙着眉拭去猫妖苍白脸上的泪痕。

“喂…你别哭了…我不会放你血的。”

花木兰向来不擅长哄人,尤其是哭泣中的女人,别别扭扭地说了一句话就换了种更直接了当的方法。这次的吻不同于上一次的粗暴掠夺,倒更像是温柔的安抚。仔细地品尝了阿轲口腔的每一处,本已安分的情欲又被猎龙者轻易撩起,阿轲快要溺死在猎龙者的温柔里。

“小猫…”

本是留给身下人换气喘息的时间,却被勾住脖颈再一次与那红唇相接…

发情期的最后一天也是发情期

“嗯…给我…快点”
“我是你主人。”
“我要…主…主人”

阿轲咬着来之不易的烤鱼心里却是问候了花木兰的祖宗十八代,妈的…这年头混口饭吃真不容易…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