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你知道你女儿喜欢我女儿的对吧?

开始放飞自我了

ooc警告!!!

辣鸡狗血剧情!反正就是沙雕文

乱取标题警告!

有梗的,尤其是沙雕梗,评论告诉我啊!

武则天是辛辛苦苦地白手起家,芈月则是书念不下去所以不得不去继承家产?而武则天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一无是处的富二代。

第一次见芈月,黑紫礼裙,颜色恰到好处的嘴唇,勾人心痒的微翘发梢,还有那双如丝媚眼。

交际花,这是武则天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词。芈月理所当然的得到在场所有男人爱慕的注视甚至还有女人,连跟了武则天很久的狄仁杰都对她多侧目了几眼。

后来芈月朝武则天过来了,用着老套的聊骚技巧,又给武则天拿了几杯酒,接着画面就该切到武则天狼狈不堪地往身上套内裤然后跑路的情景了。

这件事至今还在被芈月嘲笑。

但话说回来,芈月的床技确实不错,有增不减。是了,武则天和芈月从当初的一夜情一直发展到现如今的第n夜。

武则天对此持的态度是大家都是成年人,床上的事不影响工作的事,况且芈月真的很棒,所以为什么不呢?

但对于芈月约她出去吃饭,武则天是拒绝的。

“所以你为什么把她放进来了?”武则天和芈月交涉无果被迫答应以后把貂蝉单独拎进了办公室,她刚才要是不答应芈月绝对能脱光了在她办公桌上high起来。

“她,她心机好深,故意让她那性感得不行的司机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一个不注意…她就溜进来了…”

故作真诚的眼神,胡乱比划的手,一顿一顿还过分做作的语气,花木兰对貂蝉还真是有样学样。

“小阿轲~就帮妈妈这一次吧~”

荆轲冷眼看着扮出狗狗眼的芈月,约武则天的理由居然是说自己想约花木兰??抿着嘴给了“妈妈”一个白眼“你胆子不挺大的吗?那么喜欢她就直说啊,就知道拖我上贼船。”

“我哪敢啊?我要是告诉她我想跟你过一辈子她还不得吓死,以后见我就躲。”

芈月泄气自嘲地坐到一旁,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膝盖。

她有这种想法大概是第五次还是第六次的事后清晨吧,武则天出乎意料的没走,反而从厨房端了一盘早餐出来“楼下买的,吃了。”而自己就抱了一杯咖啡在那坐下。

芈月好像的确昨晚迷迷糊糊的抱怨了声肚子饿,靠,她现在就跟个青春期少女一样心跳得剧烈。但芈月依然按捺住内心突然澎湃的情感乖乖地一口口吃着,她当时满脑子都是武曌逆着光的侧脸真好看,武曌怎样都好看,其实以后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你不吃吗?”芈月为了打破奇怪的气氛问了一句,她要是想再来几次不知道武曌会不会打她,叉起一块在武则天面前晃了晃,她本来以为武则天会给她一句「不吃滚」或者「闭嘴好好吃饭」,但是她吃了!就着她用过的叉子!武则天突然一下喝尽了剩下的咖啡,说了句先走了,经过客厅时还撞到了沙发角,赶在芈月想摸她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之前。

真丢人,荆轲想着,“这也不是你约炮的正当理由吧?那条茶几上的内裤至今还是我不可磨灭的阴影。”

芈月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就是当初没早点遇到武曌才会想不开领了个这玩意儿回家。

初遇荆轲这小屁孩,她正在偷自己的钱包,但以她芈月的身手!那时候就让荆轲给跑了,看着那矫健的小身影,不禁令前纨绔的大小姐想起了曾经纵横街头的自己。

很顺利的找到了荆轲所在的孤儿院,当时荆轲看到她的时候,那脸色,比狄仁杰的毛还绿。

在她终于确定芈月领养了她以后荆轲就说了一句话“我还以为你是来灭口的,我还在想至于吗?就一钱包。”

芈月当时就喜欢上了这小孩,那时她还不知道以后被讽刺最多的人就是自己。

花木兰一如既往地踩着点进班,荆轲瞥了她一眼,心情沉重,她真是欠芈月的。

花木兰也是日常脑抽地把书包甩在桌上,还差点打到荆轲,惹得荆轲皱了眉头。又是想打自己的一天呢,

花木兰想着。

荆轲的背后被人戳了戳,她只是回头道了句闭嘴,在上课。这对她要约花木兰毫无帮助对吧。

沉默的黑发女生觉得花木兰一天都不太对劲,当然她自己也不太对劲,两个人都欲言又止的,她不会要表白…之前表过了不是…那次就差点忍不住打她了。

荆轲决定求助隔壁班和她俩都挺熟的高长恭同学。

“花木兰啊?她想叫你去看她棒球赛,怎么?她票还没给你?”高同学还是日常臭屁地先照了镜子同荆轲说话,“她和我这队打比赛,你要是不去她那边的话就来我这吧,准能气死她。”说罢还势在必得地挑了挑眉,两个队长的关系目测依旧没有改善。

荆轲特地提前收拾好蹲在班门口等花木兰,这家伙总是会在班上磨蹭好久。

“站住。”黑发女生清了清嗓子。

和花木兰同行的铠一看事情不对直接就溜了,他一直忌讳荆轲。

“怎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棒球赛,给我张票。”

态度好像太强硬了,荆轲想。花木兰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抽出张球赛门票。

“那个…一张至少三十,你别亏了。”

荆轲脸色不太好的接过了票,在花木兰看来那真的算夺过去的,门票还发出了一声悲惨的哀嚎。

“我会去看的,你可以不用纠结了。”

荆轲忍着不给她个白眼,至于吗她为了三十块来堵她?好歹五十起步吧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花木兰。

她走的有点僵硬,花木兰看着黑发女孩的背影想着,她有时候真的搞不懂…她一直搞不懂荆轲,但是现在的好心情仍旧可以抵消刚才想暴揍铠的冲动,转身下楼,她知道铠那怂货就在下面等她。

“卧槽!!铠!”

评论(2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