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我上司追你老板追得真凶

我现在也是粉丝三位数的大V了(叉腰

依旧是胡乱起名系列

ooc警告

沙雕警告(这章好像不够沙雕)

由于花木兰得提前到场做一些七七八八(荆轲没做过,反正应该挺中二的)鼓动军心的事,荆轲只能一个人过去,花木兰那纠结加愧疚的小表情荆轲可以笑一年。

说真的,来之前她没想过校内友谊赛的排场能有多大,学校租的体育馆虽然大,但是在荆轲心里应该是稀稀拉拉就坐几个人的,直到她刚才见着几个脸上用黄色颜料写字的女孩互相拉着跑过去,手里还有黄色小彩旗。

几个女孩左脸颊上写着“木兰”,右脸颊上写着“冲鸭!”

呵,花木兰名气挺大,荆轲好笑的想着,然后她就看见一个挥舞着紫色彩旗的姐们路过了,一面是“长恭”另一面是“妈妈爱你!”

???

敢情高长恭招得都是妈妈粉?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荆轲以为是花木兰又要跟她唠叨些什么,她看到备注是骚包娘们芈月的时候心里莫名空了一下,她给突然矫情的自己翻了个白眼。

「小阿轲晚上回来记得提前说声或者敲敲门,否则后果自负哦~」还附赠了几个飞吻的表情。

她等会得跟花木兰说一声,她妈武则天在她家了。

“荆轲!”

铠正举着个黄旗跟她挥手,一大高个乐呵呵地笑着,傻fufu的,他边上还站这一高一矮两个人,矮的那个她有点印象,有点中二的小屁孩,另外一个倒是没见过,拎着一袋东西,第一眼就给人温温和和的感觉。

荆轲走过去,铠不知道又从哪变了面小旗让她拿着,因为她跟铠的关系还没到能直接告诉他“滚,老娘不拿”的份上,所以荆轲没说话就接过来了。

小矮子一开口介绍自己荆轲就想起来了,初中部的百里玄策,犯事情节比她早点严重点,开学第一个星期就被全校通报批评,星期一站国旗下念过检讨。

高个的是他哥百里守约,高荆轲一级,还特地翘了晚自习来支持他弟,拎了一袋子自己做的零食来,别人家的贤惠好哥哥。

荆轲看到花木兰了,远远的和几个女孩调笑着,她像是也看到她了,向那几个女孩挥了挥手往这边跑来,看到荆轲手上的小旗似乎还有点惊讶,于是荆轲就很配合的在她面前摇了摇,虽然是面无表情的。

“等会你和铠一起坐吧,他今天不上场,可以跟你讲讲规则或者分析一下赛况什么的。”

“规则很复杂吗?不就是谁打中球就给谁加分吗?”

金发女孩噗的笑了出来,尽管花木兰挺压制自己了但是声儿好像还是蛮大,荆轲的脸色也不太好…

“额…那个差不多吧!等会让铠好好跟你说说,走了玄策!你队服都还没换!”

“诶队长…”

小矮个还有些欲言又止就被他们花队长拉走了,中间还回头看了好几次一脸不舍的表情,“规则很复杂吗?”荆轲在进场的时候又问了铠一遍,他拍拍胸脯表示会让荆轲一个晚上就爱上棒球的,荆轲报以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现在估计是跑不掉了。

“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武则天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餐厅,芈月这个花钱流水般的女人还包场了,要不是武则天了解她还以为她要求婚,等等…不会吧…

“怎么啊?又不是只有我们俩,你看那,不是还有对伴儿嘛。”

芈月涂着黑指甲油的手指了指一个角落,武则天的角度看不见人脸,但那的确是两个女孩没错,就是那个离她们更近些的不安分的棕发脑袋有点眼熟。

“所以…芈姐为什么要把我们安在这…”

貂蝉僵硬着脖子看向她对面的露娜,她完全能感受到她家眼光毒辣的老板盯着她的看了五分钟了,估计一摸脖子全是冷汗。

芈月芈姐清场请客,而且还喊了的露娜(尤其是喊了露娜),她貂蝉也不能畏惧区区老板的目光,虽然跟刀子似的正在割她的后脖子。

“为了表示她并没有为武则天包场。”

露娜倒是挺悠哉的,自得的往嘴里送了一口食物,反正武则天没见过她,就算被看到了她也是不怂的,但是貂蝉这一副偷情般的模样让她想笑。

“放心,你的武总是不会过来“抓奸”的。”

貂蝉噎了一下,她没想到露娜内里挺幽默?

“别瞎说,这话被芈姐知道准得让我们把这些吃下去的吐出来。”

露娜弯唇轻轻笑了笑,惹得对面的女孩心里一阵荡漾,貂蝉此刻还是十分感激芈月的,简直是她的免费至尊僚机。

“诶,你别看人家了,你一晚上看了我几眼啊?”

芈月怕貂蝉给武则天这不怀好意的视线给搞崩了就不好了,所以她伸手戳了一下武则天的脸颊,武则天对她这种小动作向来包容,听了她的话也就收回了目光,另一边的貂蝉暗暗松了口气。

“怎么样?我今天好看吗?”

芈月甩了一下额前的卷发,期待地问向武则天,对方勉强抬了下眼皮看了她一眼,武则天还在思考芈月求婚的几率有多大时芈月自己就接上了话“我也觉得我好看。”这是和武则天在一起久了练出来的习惯,她得自己接梗啊。

“干杯?”黑指甲油衬的白皙的手摇了摇酒杯。

一顿饭武则天都是在惴惴不安中度过的,她生怕下一秒就会突然响起所谓浪漫的背景音乐然后芈月…不敢想不敢想,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发了什么神经,不过好在她都到芈月家客厅吻上她的唇了她所担心的是依然没有发生。

“等等…”

这个吻是以武则天后退结束的,芈月的眼睛有些湿漉漉的,带着点疑惑。

“我要洗个澡。”武则天得让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离开自己的大脑,不让她接下来绝对没法集中精神。

芈月再次送上唇舌,不久又主动退开,她知道不让武则天去的话这个强迫症就会一直死纠结在这上面,她俩一个晚上都不会舒服的。

往沙发上一瘫,抽出一根烟打火机却没了“你帮我打火机拿一下。”芈月冲进了卧室的女人喊了一声。

武则天闻声很自然地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到了芈月常备的火机,这下精明的女人醍醐灌顶,僵硬着手推回抽屉。

她为什么会知道芈月常备的打火机啊!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睡衣,而且她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衣服啊!

武则天冷着脸走出去,把火机扔在了芈月的边上,忽视了她伸出来的涂着黑指甲油的手,别再注意她的指甲油了!武则天很没好气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沙发上的女人有些发懵,她伸着手愣了得有十几秒,刚才人不是还好好的吗!她卧室里应该没有惹武曌不开心的东西吧…有吗?!那人进了浴室以后芈月一个“鲤鱼打挺”冲进自己可疑的卧室。

温热的水淋在身上,身体放松下来,可大脑还在风暴,她,武则天,是什么时候和芈月建立这种…关系?她不太适合和人建立长久,亲密的关系,花木兰这姑娘纯属意外,那女孩太能够自娱自乐了,芈月…似乎也挺能自娱自乐的。但拿女儿和炮友做对比似乎并不是一个恰当的选择。

红唇吞吐着烟雾,芈月靠在沙发上,是的,她在思考。卧室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啊…这是她翻了十分钟和绞尽脑汁了五分钟得出来的结果。

脑子里莫名就响起了阿轲出门前跟她说的话,“你可以试着跟武则天说说关于更稳定的关系,说不定有惊喜呢?”小屁孩自个情感问题都不少说起她来还挺深沉。

武则天是知道自己的打火机放在哪,卧室衣柜里是有她的一套衣服,早晨不赶的话她是会给自己买早餐,芈月甚至给她做过,她也喜欢偷拿武则天口袋里的烟抽,武则天对她的各种小动作也十分包容,但这些不能证明什么,对吧。

浴室门开了,武则天头发湿着,当然不是像言情小说那样「水珠滴在精致的锁骨上」不过武则天的确有精致的锁骨,但这不是重点,芈月为满脑子黄色废料而唾弃了自己一会。

武则天瞥了眼茶几上的烟头,倾身接过了芈月还叼在嘴里的烟,吸了一口后掐灭“你抽的有点多了。”

芈月在她倾身那会拿了她手里的毛巾,待武则天坐下后自然的跪坐到她背后替她擦头发,别说,还真像老夫老妻。

“我们现在开始走细水长流的家庭风了?”

这是武则天沉默了好久憋出来的话,说出来了应该就不像她一直在苦恼。芈月的手一顿,沉默又漫延了一会

“其实我挺喜欢这样的。”芈月小声说道。

换来的是武则天充满复杂情绪的回眸。

棒球赛开始,观众席上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伴着铠在她耳边的声音荆轲随手接过了守约递给她的面包,据说是自己在家里烤的,一口下去以后

百里守约这个朋友她交定了!

评论(1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