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失忆梗〕表面性冷淡实际戏精的小刺客漫漫追妻路②

大量私设请注意
主花轲,本章铠陵药鱼出没

武芈番外

等铠叫来守约和他一起到花木兰门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黑发女刺客不可置信地死盯着他们蹙着眉略带不解的队长,阿轲因为数夜未合而布满血丝的赤瞳对着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的樱色眼眸,那句短短的话似乎就耗尽了她全部的气力。百里守约身为狙击手的视力可以清楚地看见刺客浑身止不住的轻颤。两个大男人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是铠先用手肘戳了戳守约,低声道

“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个的,你去说,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知道你叫我没什么好事。”

守约不情愿地撇了撇嘴,虽是还要逞逞口舌之快,但不用铠说他也准备上去劝劝阿轲,谁让他身边全是一群一根筋的大老粗啊!认命似的叹了口气,上前把阿轲从房门正中央推离了花木兰目所能及的地方,铠这时候就狗腿的不得了,殷勤地跟上去带上了花木兰的房门。

“队长,没事了,你先睡吧。”

门合上的瞬间屋内橙黄的烛火就立即熄灭,花木兰一句都没多说,对阿轲是有些奇怪的感觉,但还没深到大半夜去刨根问底,而且她看自己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倒也不是厌恶,就是…不喜欢她眼睛里有那种情绪。还未恢复的身体极易疲惫,虽是没有那么困的,但不知不觉也就昏沉沉地就睡过去了。

外面的局面显然是没有里面睡一觉就能解决的简单。

“阿轲…夜深了,卧房给你收拾出来了,先休息去吧,明早扁鹊会跟你说清楚的。”
“明早必须让那个疯大夫给我解释清楚,休息就不用了…”

阿轲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刺客状态,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还在撑着她,她没注意到守约欲言又止的模样,只是在不停告诉自己冷静,冷静的同时推开守约离开了这破地方,对,花木兰的破地方。

大漠白日里刮的风向来都是卷着粗糙的沙砾,常常磨得阿轲这个长安刺客眼角生疼,她那时候总是羡慕花木兰的“皮糙肉厚”,而后者只会笑着替她揉揉眼角说是都习惯了。而这夜里原是沁人心脾的徐徐微风在阿轲回想起刚才花木兰眼中的陌生都变得凄神寒骨起来,她怎么能…怎么能忘了她…孩子气般地从长城高耸的城墙上扔了块石子下去,石子接触到地面的响声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有些刺耳,但作为一个刺客的基本素养,她还捕捉到了这深夜里其它的声音。猛地抽出泛着寒光的利刃,抵上了身后人的脖颈,荆轲的招牌武器和阿轲现在十分烦躁的心情,是个人都知道这个偷偷摸摸接近她的家伙要倒大霉了。

“亏我还记得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就这样回报我的?”

披带着斗篷的男子非但没有因为阿轲透露出的浑身杀气而畏缩,反倒像是带有一丝委屈地调侃了阿轲一句,指骨分明的手指慢吞吞地推开紧逼他修长脖颈的刀刃,另一只手揭开了几乎是盖住了整张脸的斗篷。额前的紫色散发遮住了本就因面具而裸露不多的眉眼的小半部分,仍是盖不住黑夜里流转着蓝光的眼眸。

“高长恭?你来做什么?”
“我和花木兰好歹算是旧识了,她出了事我来看看不是应该的吗?”
“旧识?你是指当初搞得她众叛亲离被逐出长城的事?”
“说了多少次了那是误会,更何况我道歉了,她不追究了,你怎么还次次都用这来戳我。”

阿轲翻了个白眼,和高长恭拌了几句嘴现在心情倒是没刚才那么沉重,这家伙明面上说是来看花木兰其实根本就是趁机来找铠的吧,说得比唱得好听。虽然知道不厚道但小刺客还是对他俩的完好如初的感情感到不爽,花木兰那个不争气的。

“你说的收拾烂摊子?你把我任务对象做掉了?”
“我让手下一个信得过的去做了,不会留痕迹的。”
“那太后…有说什么吗…”
“呵,你还知道有太后?你懂得规矩的,未完成任务就私自离岗,你该保佑那任务不重要而太后不爱跟你计较,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跟你哥交代?”
“别提我哥。”

蒙面男子像是有些恼火,而阿轲现在懒得跟他争,更不想听他拿她哥哥压她。

“你自己站这看风景吧。”

阿轲丢下这句话便使了秘技离开了,没错,高长恭教她的隐身术,现在她用来躲自己,真是能耐了。更何况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一片漆黑,看个鬼的风景,高长恭越想越气,气到捡了颗石头就愤愤地往下丢。

“你出来吧。”

真是,一个蹲一个的。银发男子像是偷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不情不愿地从黑暗中走出来,高长恭看他这幅傻样子,刚才的不愉快倒是轻易的烟消云散了。

“我没想偷看…我是见你和阿轲在说话,所以才…”
“解释给谁听啊,倒是花木兰怎么样了?”
“队长她…说名字都认得,但是从前一起做的事和感情基本都是忘了。”

高长恭没再说话,铠以为他还在生气自然也是不敢开口,冷峻的刺客像是思考了很久,旁人也许看不出来,但阿轲刚才的样子出乎他的意料了,城墙上清凉的风都让她打了好几个寒颤,阿轲是从来不怕冷的。开口时嗓音都没由来地低沉了几分

“阿铠。”
“啊?”

刺客向来就不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的人,也只有在激烈的性事里被他逼急了才肯喊些比名字更亲密些的称呼,这下突然冒出的阿铠让他不禁有些恍了恍神,对刺客接下来的话重视了许多。

“你要是哪天面临和花木兰一样的选择,别跟她一样,我承受不起。”

自幼便是满门被屠,原以为进了组织后遇到的荆氏兄妹会是他下半辈子的家人,荆轲又因当年他遇到屠他全家的凶手的冲动送命,而阿轲用着荆轲的头衔依旧是干着这高风险的勾当,他不能保证次次能救她。若是铠又出了什么事…他不敢想。

“好。”

和队长一样的选择吗?十几条人命,救还是不救?花木兰的选择虽把她自己落到了这般田地,但那十几个人确实是安安全全地回来了。铠最不会说谎话,尤其对高长恭,但他刚才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应了这声好,看刺客如释重负般的放心的目光,他却是没勇气再开口了。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花木兰到底怎么了?!”

阿轲翌日清晨就带着满腔愤恨地问候了扁鹊的房门,还在悠哉给自己倒茶的神医手抖了几抖。向阿轲的方向推了杯茶便开始给她详细地讲述了花木兰从战场上回来到上次换药的情况。阿轲大概整理了几个重点:花木兰失忆了,人和名字倒都对得上,但经历过的事和感情全忘了;而且不仅是外伤无数,内伤也是严重,估计得养个八年十年的才能恢复普通人的体质,再往后才能提练武这事。

“所以…失忆真的没办法了吗…”
“我是没办法了,所以我打算动身了。”
“治不了你就打算跑路?”
“…花将军于我有恩,我怎么会对她的病情不管不问?不仅有违医道而且有违我的良心。”
“别跟我扯你的良心,你不是没办法?”
“我是没办法,但我的一位…故人,或许能帮将军。”
“你那位故人在哪?”
“我会找到他的。”

送走了满身怨气的刺客,扁鹊凝视了手中的清茶许久,一口饮尽,独特的苦茶香在口腔弥漫开来,嘴角的笑像是比这茶苦上千万倍,自嘲似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

“是啊…子休,你在哪…”

解释一下兰陵王的设定啊,因为是芈月手下的刺客,屠他全家的肯定就不是大唐铁骑了,兰陵王视角的荆轲都是阿轲的哥哥啊,当时长恭刚入组织的时候就是和荆氏俩兄妹最亲密的,当时两个人都没出过几次任务,年轻的长恭看到仇人自然就不能自控然后连带着哥哥一起进了圈套,哥哥为救他而死,高长恭就对阿轲有了种愧疚的责任。这篇就铠陵啦,他俩就直接是老夫老夫的状态(才不是因为编不下去)
然后子休的话,后面还会出场的,这篇药鱼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