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失忆梗〕表面性冷淡实际戏精的小刺客漫漫追妻路④

大量私设请注意

武芈番外

阿轲推开门的时候苏烈正一边同花木兰说笑一边在帮她往包袱里塞她的两把短刃,以前她的三把兵刃花木兰除了沐浴睡觉是都不离身的,宝贝的不得了,夸张到隔三差五都要拿出来耍两下,虽然花木兰一直不承认就是了。但是就她现在的身子,阿轲觉得叫她出去跑两圈估计都够呛,她其实挺怀疑花木兰还能不能拿得起那把重剑。
阿轲还记得花木兰以前永远的一身皮革,高高束起的马尾,剑眉之下意气风发的眼眸。其实她挺喜欢花木兰现在披散着大部分头发,梳着的一个简单的女子发式,以前从未有过的温吞柔和的语气和像那温婉的江南女子笑起来时温柔明媚的眉眼。阿轲一想到站在眼前低着头嘴角微微翘起的大家闺秀是花木兰就觉得…有点诡异…

“嗯…苏烈…”

阿轲还没想清楚怎么开口,毕竟苏烈是好心来帮这个柔弱弱的花木兰的,但她只是叫了他的名字,身材魁梧心思更魁梧的男人却破天荒的立刻领悟然后一溜烟似的窜了出去,同时还用一副我懂我懂的眼神看向阿轲,这让阿轲觉得这下苏烈也挺诡异的,尤其是他还在关门的时候还朝阿轲眨了眨眼,他是真的不知道花木兰也能看见是吧?阿轲几近生无可恋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花木兰敛了方才苏烈说笑时漾开的眉眼,又回到了那晚初见阿轲的清冷模样,给装着外衣的包裹打上个结,转身要去取那把挂在墙上的重剑,那玩意说实话阿轲以前拿着都是挺吃力的。

“这个我来帮你。”
“没事不…唔!”

阿轲上前想替花木兰拿下重剑,失忆是失忆,那倔脾气还是没变。花木兰隔开了阿轲依旧逞强地取剑,所以当重剑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的时候,阿轲很不厚道的露出了“看吧我就知道”的戏谑表情,等她看到花木兰微红的耳根时她嘴角的笑意就愈发放肆了。但是小刺客还是轻轻的咳嗽几声装回了原来的正经模样。

“好了,我帮你,你去床上坐着吧。”

有了才发生不久的教训,花木兰这次没说话乖乖地放开剑柄坐回床上,低头揪着衣服不知道在想什么,阿轲在想什么倒是很清晰明了,她现在简直想光天化日地就做了她,花木兰不肯也没用反正现在也打不过她了不是,这女人现在这幅模样简直太可爱了!但是一本正经的小刺客只是默默咽了口口水,一边翻着白眼在心里自相矛盾地吐槽了自己趁人之危的下流想法,一边把好久没拿似乎又重了的剑从地上捡起来,她得好好想想这东西要放哪里,总不可能叫她背着吧。

“队长啊!!你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我!我会很想你的!”
“你放心我们肯定不会想你的。”

阿轲臭着脸把各种鬼哭狼嚎扑在花木兰怀里的百里玄策给扒开,她臭脸才不是嫉妒,只是因为那破剑背着可重了,真不知道花木兰以前怎么能天天背着还到处乱窜,黑发刺客翻了从玄策扑上来之后的第七个白眼。
匆匆告别后拉着花木兰上了那辆她才刚看到但是一点都不惊讶也完全没感叹有个太后主子真是省事的马车。马车空间很大,阿轲和花木兰相对而坐,阿轲如释重负地把重剑卸到了一旁,她琢磨着到了驿站她一定要雇个身强力壮的伙计。花木兰看她这样纠结了些许才开了口。

“谢谢你啊…”
“你跟我谢什么,我和你毕竟是…”
“是恋人对吧…那我是不是应该喊你阿轲?”

阿轲没想说这个词的,花木兰说出来倒是让她有些惊讶,看来那群大老爷们儿都跟她说了,阿轲都能想到花木兰刚醒那会问她是谁时玄策急着告诉她她俩是恋人时那两个小耳朵竖的高高的模样,阿轲心里泛起丝丝甜意,但是刚才那小狼崽子扑在花木兰怀里的行为还是不可原谅。
虽然想想花木兰现在软糯糯地喊她阿轲就让人欲罢不能但是她还是想要等到花木兰全部想起来那天再喊她阿轲的,至少能给她辨别花木兰到底想没想起来的机会,她可不想到时候被花木兰耍上一通,所以刺客只是故作无所谓地撇撇嘴。

“你还是喊我荆轲就好。”

阿轲说完那句话之后花木兰也不再出声,可能是由于伤势还未好全,随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花木兰也歪着脑袋迷糊糊地睡去,至于阿轲,她才没有盯着花木兰的睡颜看了一路。

“二位姑娘,天色晚了,先在驿站歇下吧。”
“好,谢谢大叔了。”

阿轲向提醒她俩的车夫应了声,轻轻摇了摇刚睁眼还未清醒的花木兰。

“到了,你把这两包衣服拿上就好。”
“嗯…”

花木兰低着头揉了揉眼睛应了声好,而刺客却是不淡定地急忙忙大包小包背着重剑下车进了宿屋①。花木兰这样真是太!可!爱!了!所以当店伙计告诉她只剩一间房的时候她心情依旧好,只是当花木兰进来的时候她装着一脸不耐烦质问了两声,花木兰则表示没关系她现在只想睡觉有床就行。花木兰打着哈欠上楼时,店伙计叫住了阿轲。

“之前有位夫人包了这附近所有的空房,说见到一位黑色头发而且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女子就把这给她,我想应该就是姑娘了吧。”

阿轲翻着白眼想着什么叫看起来很不好惹,而且这伙计一点没犹豫的就把这纸条给了她,她看起来是有多不好惹,同时打开了那神神秘秘的纸条,上面是芈月的笔迹。

“好好把握机会啊,小阿轲。”

阿轲歪着脑袋想了想这驿站的占地面积,太后全给她包了,真是,果然太后就是有钱。

阿轲推门进去的时候花木兰已经把她那两袋轻飘飘的衣服扔在桌子上爬上床了,阿轲望着那颗毛茸茸的粉色脑袋无奈地笑了笑,她可能要辜负太后给予她的厚望了,卸下一身的包袱也准备上床睡觉。但是,这就一张床,而且,好像只有一床被子…太后您考虑的真周到啊…
认命地走到床边,看着花木兰恬静的睡颜阿轲还是不忍心叫她的,但是这一天各种重包袱都是她扛过来的,而且…她也有点私心…轻轻捏了捏花木兰的脸颊,后者虽没说话但也猜到了她的心思,拍了拍靠里的空位置大方示意阿轲自己上来,好吧,这家伙一睡迷糊了这股豪爽劲全出来了。
阿轲吹灭了烛火爬上了床,看着花木兰的脑后,如瀑樱发随意地铺散在枕头上,阿轲还是没忍住伸手揉了几把,她往花木兰那儿又凑了凑,埋在她发间里闷闷地自语,也许是几日来第一次在正经床上睡觉,又或者是花木兰发间的瓣磷花气息让她格外安心,这一觉阿轲睡得很沉,她那晚的最后一句话是

“晚安,花木兰。”

注①宿屋:百度了一下唐朝时候的客栈叫这个

武则天:“她有个屁钱,还不是找我报销,哪天大唐国库亏空了就是她给我败光的。”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