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失忆梗〕表面性冷淡实际戏精的小刺客漫漫追妻路⑦

大量私设请注意,主花轲,本章伪全员向


武芈番外

花木兰和阿轲在长安已安定数月,花木兰偶尔会想起些断断续续的记忆,虽不多,但每次她想起点什么哪怕只是花木兰在长城练兵的日常阿轲也会开心好久。总会全想起来的,阿轲总是这样告诉自己。

平日里阿轲以花木兰身体虚弱为由不允许她单独出门,没了外伤的花木兰哪是能安定下来的性子,无数次趁着阿轲跟任务一个人偷溜上街,基本五次出去就有三次回来然后病倒。

阿轲总是一脸“果然你又乱跑了”的表情照顾躺在床上病怏怏的花木兰,经常因为阿轲要照顾花木兰被放鸽子的高长恭很不爽

“你就不能把她关严实了吗?两个人的任务我一个人做多少次了。”

“她那人关久了会出毛病的,再说这几个月的任务都是杀几个贪污的官员,我相信你可以的。”

阿轲也次次用随便扯的理由把紫发男人搪塞过去。

阿轲若是没有任务就会带花木兰到些人少的空旷地方玩玩,花木兰自然是更喜欢人多的地方,在长城养出的爱凑热闹的习惯她也不想去改,所以当长安春日的游宴达到高潮,花木兰她得知那三月初三的上祀节杨玉环会在曲江边现身演奏,各国人士参加春日游宴的目的大都是一睹风华霓裳杨玉环的身姿和举世无双的琵琶,由于去年杨玉环初奏引起的轰动,今年女帝武则天也会亲临曲江江畔,场面会多热闹就根本不用说了。

所以花木兰乖乖的一周都没有出门乱跑,还跟厨子们学了好几道阿轲爱吃的菜亲手为她下厨,就是为了能在上祀节出去凑那大热闹。

芈月老早就告知组织的里所有人三月初三那日休息,武则天难得出宫,她可不想因为组织里的些小破事破坏了她的大好兴致。

阿轲当然打算要带花木兰同去的,杨玉环的琵琶声能让人忆起心底深处的向往,花木兰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抱着小心思的刺客却没告诉花木兰这对她来说的大好消息,阿轲很享受有人鞍前马后当狗腿子的。

...

华灯初上,夜幕下长安城的热闹不逊白日,街上能见到称臣于女帝的各国君主携其亲眷心腹。

江东吴国的小公主显然比她的小儿子更为闹腾,拖着手上已是大包小包的蜀国国主奔赴下一个摊位,刘备已经在心里抱怨够了,他的二弟三弟向来混蛋,没想到今日子龙和孔明也弃他而去,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真的很不容易。

猜灯谜的摊主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是怎么惹得老天爷不爽快了要这样对待他,勤勤恳恳大半辈子的他没干什么亏心事啊,欲哭无泪的看着站在他摊位前举世闻名的三大军师。红衣墨发的男人看向那位执扇军师的目光像是要喷出火来,手心跃动的火焰也能看出他的确有能力并且很想这么做,他只求不要烧到他这个普通人啊,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都指望他呢。

周瑜烦死诸葛亮了,本来他只是想给小乔赢个奖品的,这家伙也带着他那忠心的不得了的赵子龙来了,来一个就算了,偏偏西汉那心思难猜的君主看这边热闹拖着他家的军师也来了,只有两件事不能让步,胜利和小乔!等下...小乔呢...孙策你怎么在这?后者只是苦笑的摇摇头说两姐妹早都跑了。

等摊主看到他们长安人都熟悉的不得了的面容慢慢靠近他的摊位才真的是想死了,方士大人我知道您占术可准了所以您别带着您家徒弟也来这凑热闹啊...

没人发现舞姬见到蜀国将军脚步一瞬间的停顿,卖着笑拉着银发剑士往另一方向走去,被露娜见到赵云她可不得跟他打起来。

...

阿轲看着花木兰激动的样子,好笑地摇了摇头,取出那根让貂蝉请珠宝师傅重新打造的簪子,轻声把花木兰唤到跟前,把簪子插入挽好的樱发里。

花木兰抬手摸了摸“什么东西?”“簪子,走吧,貂蝉跟我说差不多这时候杨玉环就会去曲江桥上了。”

牡丹从宫城脚下开到曲江边,唯一能与这国色天香争艳的,乃杨玉环和她的琵琶。天人姿容,天籁琴音,都是长安的绝艺。

见过玉环的人都知她绝对不愧青莲剑仙在流觞曲水时酒酣意畅、神采飞扬脱口的那句“云想霓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二人到达曲江畔时已是人满为患,一时不知在何处落脚,阿轲皱起了眉,挤在这人群里花木兰回去不得直接病个大半月。

一手揽过花木兰的腰“抓紧。”足尖一点,带着花木兰上了沿岸回廊的廊顶,引起周围一片呼声,这让阿轲有些沾沾自喜,她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

阿轲顺着花木兰指尖指向的方向看去,第一声琵琶恰到好处地传响,随即的琵琶声如流水,倾诉着心声:生于北方的佳人,绝世独立,倾国倾城。

妩媚妖娆的女人跨坐在万人之上的女帝腿上,红唇埋在她的颈间舔舐轻咬,武则天凤眸微敛气息已是有些紊乱,芈月坏心眼地加重力道咬上她的侧颈,倒吸一口气的同时不忘报复地掐紧了身上人敏感的腰侧软肉。芈月不出所料的放过了女帝挺直的脖颈,娇嗔地瞪了眼面上仍是清冷的武则天。

“武曌!”

“你先咬我的。”

媚骨天成的女人张了张口似还想说什么,却被响起的清澈琵琶声吸引回首,气呼呼地起身一挥手,暗鸦拉开了重重纱帐,她方才往纱帐上施了点小术法,那些所谓的文武百官是听不见里边的动静的,至于二人的影子,她谅他们也没那胆子偷看。太后没注意到那个已经红透了脸的魔种少年。

女帝揽过生气的人儿,轻轻落下一吻,怀里活了百年的女人此刻只像三岁幼儿般在她怀里哼哼唧唧了几声就乖乖地不再出声,安静欣赏着远处桥梁上的阵阵琵琶声。

春日的清风拂过发丝,悠扬的琵琶声环绕二人,岁月静好。

西行而来的商人们聆听着美人的诉说。共鸣的和弦撩拨他们的心弦。让他们回忆起已不复存在的大漠城池,楼兰古国。奇妙的是,随着旋律的激荡,残垣断壁逐渐复原,如海市蜃楼般重现风采。

长安的市民们也聆听着乐曲。奇怪的是,同样的乐曲,在他们眼前描绘出了不同的景象:晨钟暮鼓回荡在长安城,整座城市光辉璀璨,仿若不在人间。

...

阿轲忆起了昔日兄长一式一划地教导年幼的她,神色担忧低护着四尺木桩上的她,进了组织后出任务受了伤,兄长则是一边皱着眉替她包扎一边语气严肃的数落她,她只是腆着脸向他撒娇。

“你能不能注意一点,若是我没在那你怎么办?”

“我知道哥你会一直在的嘛。”

画面一转,阿轲看到有三人围坐在桌旁,兄长拉着铠的手说笑着,高长恭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不知道铠说了什么让他红着脸跳起来捂住他的嘴。她站在不远处,身边是花木兰。

“哥!”

“哥?”

“哥......”

随着渐渐弱去的琵琶声,兄长的面容逐渐模糊,她跑上前去,握住的只是一缕幻影,一回头,花木兰也不见了。

思绪被人群里四起的掌声拉回,颤抖地握住了花木兰的手,那人也看向她,眼中是与她相同的迷惘。

...

花木兰的记忆随着琵琶声喷涌而出,最为清晰的是一个不大的小院,早早出了城门迎她卸甲归田的阿爷阿娘引着她回家,笑靥如花的阿姊,和激动得磨刀要宰杀猪羊的小弟。

再加上长城小分队的几人,院子热热闹闹满是烟火气息“玄策别偷吃!铠!你也是!”守约训斥两个偷吃鬼的怒声和被众人的笑声淹没。

阿轲走来,向她伸出手。

“欢迎回家。”

花木兰还没来得及握住那只手,周围却是响起声声喧骂。

“叛徒!叛徒!叛徒!”

她不是她不是她不是...

小院瞬间火光冲天,目光所及皆是血色。

手上传来熟悉的触感,神绪猛地收回,她想起了很多,不少是关于...她看向身边的黑发女子,关于她。

本章脑洞开超大
王者背景故事里那些蜀吴魏啥的都没女帝治理下长安强盛的,所以就写称臣了,赵云和貂蝉就只是年少时的初恋,男才女貌,一个绝世舞姬,一个蜀国大将军,自然有关于他俩的戏本,露娜气这个很久了。
武芈那段没啥用,单纯就是想写她俩,芈月施了法,一般人是听不见里边声响的,小元芳是半魔种,加上王者里的被动设定所以听得一清二楚。
“春日的清风拂过发丝,悠扬的琵琶声环绕二人,岁月静好。”这段理解成花轲武芈都行
嬴政是芈月孙子,他爹有他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要老死了,芈月一手把嬴政带大的,算嬴政20+芈月也差不多100了,为啥不老后面武芈番外说
反正花木兰一有叛徒的片段就是高长恭背锅就对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