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北国国王

一个很短很短的短篇
有一丢丢的武芈

“对不起。”

黑发刺客微垂着头好久才憋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花木兰现在有点不知所措。守约刚才告诉她阿轲在城门有事找她,还念叨着快吃饭了跑去城门做什么。她到这之后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和阿轲身上的低气压,紧接着就是这令人更窒息的道歉。

临近黄昏,天边已是一片橘红,太阳渐渐没入地平线。这幅景色映在阿轲身后,让花木兰莫名有点心悸,她欲开口询问便被阿轲打断。

“我要即刻动身入秦,徐福被赐死,白起在征战,芈月不知所踪,这是刺杀秦王的最好时机。”红云在西边涌动,花木兰看不清阿轲脸上的表情,她是真想看看她用是什么神情说出这句话的。

他们说她是荆家的人,不可能在这大漠长城上陪她一辈子的,她不信,她说她爱她,她说她不会离开她,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她是大唐的边关大将军,她是被秦王屠尽全家的阴戾刺客。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一直都是她们在自欺欺人。

“好…那祝你一切顺利…”

年轻将军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刺客听出来了,但她紧咬着唇也没有再多的话语,指甲深陷掌心也没有伸手给那人一个拥抱。直到粉发女子转身离去时那粉色发梢从她面前拂过时,她真的忍不住了。

“花木兰!”

一直低着头的刺客终于抬头,花木兰听得出来她在害怕,害怕什么,她不敢去想,毕竟已经失望过一次了,她平生最恨的就是一厢情愿。将军的步伐只是微微一顿,没有丝毫犹豫的离开了。她没有回头,她若是回头便会看到黑发女子那再忍不住的泪水肆意地滚落,那女子也会看到她泪流满面的狼狈模样。

她若回头,她绝不会走。

“队长,阿轲姐呢?”狼耳少年嘴角沾着饭粒发问,“玄策!你又偷吃!队长?怎么了?”守约本是训斥自家弟弟不等人齐便动手偷吃,但心细如他怎会没注意到花木兰的不对劲。

“阿轲走了,不回来了。”

“诶队长,你去哪啊?阿轲姐到底去哪了啊?不回来吃饭吗?”少年似乎还没察觉不对,还在高声询问着,直到被苏烈捂住了嘴才消停下来。一旁的铠则开口回答了他,“最近秦国不太平,阿轲她…”听见秦国这个字眼,原本还不服气的玄策才彻底安静下来。“毕竟秦王灭了她满门啊,让队长一个人呆会儿吧。”守约接过话茬,刚才花木兰的眼眶都泛着红,他也没说破,毕竟队长有几时哭过啊,他便当自己眼花了。

数月后,秦国那边传来消息:将军白起并未在外征战,而是日夜潜伏在秦王宫外,这次终于同御前护卫将荆家余孽斩杀于大殿之上。

花木兰猛地惊醒,低头便看见了看到一半的公文:秦国太后芈月深夜潜入女皇寝宫。花木兰脑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一句话,芈月这也不是不知所踪嘛。守约也敲了门,花木兰应允后他便进来了,看见花木兰还有些迷糊的模样开口提醒,“队长,怎么趴在这就睡了?这天气小心着凉,阿轲叫你到城门去,说有事找你,都快吃饭了还去城门做甚,记得早些回来。”花木兰应了声好后守约便回了厨房。

“我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啊…”

花木兰揉着眉心喃喃自语,罢了,怕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阿轲要找我,花木兰满心欢喜地想。


花木兰:“阿轲阿轲,我梦到你了”
阿轲:“嗯?梦到我什么了?”
花木兰:“我梦到你死了”
阿轲:“……?”

是你花木兰飘得不行了,还是我阿轲提不动刀了???

评论(13)

热度(94)